产品搜索



     


 


“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的出处和由来


914276994.jpg

“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这句话气势雄伟,掷地有声,至今依然流传很广。那么这句话是谁说的呢?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呢?这就要说到汉朝的陈汤。

陈汤,字子公,西汉时期山阳瑕丘(今山东兖州)人。他不算什么君子,这么说并无贬义,而是因为他身上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,应该说这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。以下叙述都来自《汉书·陈汤传》:陈汤小时候家里很穷,志向很大,但是品行不端,乡里人看见他就烦。后来他从山东跑到长安求官,与张勃相识,张勃家世代为官,识人有一套。他很欣赏陈汤敢作敢为的性格。汉元帝初元二年(前47年),张勃推荐陈汤为官,陈汤自然是非常高兴,谁知道在待选期间,陈汤父亲过世,按照律法,他应该回家奔丧。陈汤为了不影响自己的远大前程,隐瞒了此消息,因为回家奔丧再加上守孝时间,他的当官梦又不知到哪年才能实现了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结果事情败露,陈汤被下狱。陈汤的做法在今天看来似乎有可以谅解的成份,不过在独尊儒术的汉朝,这种行为是严重的罪过,在其他朝代例如明朝也是不能原谅的,甚至有大臣因为隐瞒消息没有回家服丧而掉了脑袋。

出狱后,由于张勃的举荐,陈汤还是被授予了郎官的闲职,他是个有志向的人,这种闲职显然不是他希望的职位,他向往着塞外的军旅生涯,多次请求出使西域,后于建昭三年(前36年),终于得偿所愿,被派去出任西域都护府副校尉。校尉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武官官职,从地位上来说次于各将军。但是又因为校尉手下一定有自己统领的部队,而将军却不一定有自己的军队。所以校尉的实际影响力有时候甚至超过将军。陈汤这个副校尉也算是个实力派人物了。

那个时期,匈奴郅支单于的儿子驹于利留在汉朝当为皇宫待卫官,其实就是变相的人质,郅支单于对汉朝很不感冒,多次想把儿子弄回去。他让使臣献上许多贡品,请求归还儿子,并最终得到了汉朝的许可。 当时汉朝护送的是谷吉,那时到匈奴老家去就等于是进虎穴,本来谷吉将他儿子送出关就可以,但是谷吉也是个不怕死的人,他坚持要把他儿子送到家。谷吉上书皇帝说:“我们养育郅支单于的儿子达十年之久,恩泽深厚,如果只是送到边塞,以往的恩德就会功亏一篑,而且会引起单于的抱怨。我现在手持汉节前往,料想郅支单于不敢放肆。万一他对臣下毒手,那么便对中国犯下重罪,一定会害怕朝廷的报复,如此一来,必然会逃得远远的,不敢窥视中国的边界,以我一人的性命换得边疆的安宁,这是国家之幸,也是臣之心愿。”

抛开生死不谈,谷吉说的很有道理。再说单于见到儿子归来,十年未见,一定是抱头痛哭一场,他也不管儿子的眼泪是激动还是委曲,对汉朝的积怨爆发,反正也没有了顾忌,当真下令杀死了谷吉。因为已经料到最坏结果,想必谷吉临死愤怒之余,面向东方,心里还是有一点慰藉吧。这一下单于的漏子捅大了,匈奴在最鼎盛的时代也不敢擅自屠杀汉朝使节,苏武牧羊也没被杀,而这个时期匈奴的力量已经分裂,没落了很多,居然敢犯天下之不韪,擅杀汉使,郅支单于也知道情形不妙,他决定跑远点,再次向西迁移。确实和谷吉生前预料的差不多。

郅支单于率领部众向西迁居于康居,称霸西域,屡次攻掠汉朝附属国乌孙及大宛等,长此以往,那些附属国要不然是被灭,要不然是归附匈奴。陈汤当然不能容忍这样的情况发生,这人胆子很大,不知道是担心路途太远来不及汇报,还是担心朝廷不批准,居然伪造了一份皇上的诏书,调动了屯田兵士和西域各国军队共4万人。只是他的诏书骗得了其他人,却不可能骗过他的上司,别忘了,陈汤是个副校尉,他上面还有正校尉,正校尉名叫甘延寿,善于骑射,力大无穷。陈汤却不管这一套,刀架在甘延寿脖子上逼迫他服从。一方面甘延寿没有陈汤那么混,另外一方面可能他也觉得陈汤有一定道理,所以两个人就领军出发远征了,长途奔袭,将郅支单于围困在郅支城里(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),摧毁三重城防,又是放火又是射箭,终于将郅支单于杀死,歼灭收降其部属三千余人。

大捷胜利后,两人上疏朝廷:“臣闻天下之大义,当混为一。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,唯郅支单于叛逆,未伏其辜,大夏之西,以为强汉不能臣也。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,大恶逼于天。臣延寿、臣汤将义兵,行天诛,赖陛下神灵,阴阳并应,陷阵克敌,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。宜悬头槁于蛮夷邸间,以示万里,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这就是这句话的由来了。郅支单于自以为跑的远,没人能拿他怎么样,我们将其首级斩下,给万里河山的人们看看,敢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!

陈汤这人大义凛然,然而小错不断,得胜以后,他居然私自贪污了部分战利品,当司隶校尉查办时,他反而指责司隶校尉“你是来为郅支报仇的吧!”令人哭笑不得。不过毕竟是打了胜仗,解决了一个隐患,同时也为谷吉报了仇,所以汉元帝不拘小节,赐陈汤爵关内侯,封其为射声校尉。汉元帝虽然没追究,但换了皇帝,汉成帝继位后,陈汤贪污受贿事发,被罢免了官位。陈汤依然不老实,又诬称康居所送人质并非是王子,所谓外交无小事,自古亦然,调查后确实是王子,陈汤因为造谣这次被判了死罪。好在朝廷中有人为他说话,改为发配充军。陈汤是有军事才干的,当时西域都护段会宗被乌孙军队包围,朝廷咨询陈汤意见,陈汤判断乌孙军队必败,果如其言,于是又重新启用陈汤为从事中郎,掌管幕府参谋事宜。陈汤复出后依然经常受贿,后来又掺和到建筑移迁的事情中,陈汤表示自己将带头迁移,结果劳民伤财的造好了以后,他并没有带头迁居。再次被发配敦煌,后被赦回,过世于长安。

陈汤就是这么个人,有志向有胆量有气魄,但是毛病也不少,所谓人无完人,应该说他是功大于过,所幸是他最后还是得到善终。造谣判死罪那次,朝廷中为陈汤说好话的人是 太中大夫谷永,谷永就是被单于杀死的汉朝使节谷吉的儿子,他应该也是感念陈汤为他报了杀父之仇,所以与其交好,当然也有佩服陈汤能力的因素。还有议郎耿育,也是钦佩陈汤的功德,上奏请求皇帝将陈汤从敦煌回到长安家中。

谷永上奏为陈汤辩护的那次,说的比较精彩,也算是对陈汤功绩的总结吧,摘抄如下:

太中大夫谷永上疏为陈汤诉讼说:“我听说楚国有子玉得臣,因此晋文公坐不安席;赵国有廉颇、赵奢,所以强秦不敢窥探边境;近代的汉朝有郅都、魏尚,匈奴不敢向南越过沙漠。从这些说来,克敌制胜的将领,是国家的有利武器,不可不重视。陈汤出使西域的时候,是都护的副手,对郅支的无道行径非常愤慨,义愤谋划,挺身奋起,突然出动军队,快速前进,历经乌孙,远集都赖水边,摧毁三重城防,斩郅支首级,报了十年未诛杀之仇,洗雪边境官兵的长期耻辱,威名震百蛮,勇武横四海,汉朝建立以来,征伐外国的将领不曾有过这样的战绩。陈汤亲身手持武器,席卷喋血万里之外,告功祖庙上帝,披甲战士没有不倾慕他的大义之举的。现在陈汤上书谈论事情,因为不准确,就被长期关押,执法官吏想置他于死地。如果把谈论事情都作为大罪行,那就没有大罪恶了。《周书》说:记住别人的功劳,忘掉别人的过错,适宜做君主。就算是犬马为人劳累,人们还要给它施加帷盖来回报它,何况是国家的功臣呢?我私下恐怕陛下忽略了战鼓的声音,不考察周书的意思,忘记施加帷盖的温暖,把陈汤当作平庸的臣子对待。如果最终听从官吏的意见,使百姓耿耿不平,带来民众的遗憾,这不是对待可以为国牺牲生命的臣子的办法。” 奏上,天子果然释放了陈汤。

出自 汉书《傅常郑甘陈段传》
原文地址:

http://ctext.org/han-shu/fu-chang-zheng-gan-chen-duan-zhuan/zhs

前一篇:阻击张献忠的明武进士杨展

下一篇:《激变玄武门》-刀光剑影背后的真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