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搜索



     


 


白酒漫谈,被误解的白酒


我不爱喝白酒,所以对白酒有很多“偏见”,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东西。谈谈传说与典故:拿武松来说,打破“三碗不过岗"的规矩,喝了十八碗之后,在景阳冈赤手空拳打死一只吊睛白额虎。他喝的是米酒。再说唐朝王翰边塞曲,描述行军打仗,当然离不开酒: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?”非常华美的感觉,喝的是葡萄酒。

实际上古代,从曹操豪迈地对酒当歌开始,就没有白酒什么事,那时根本没有白酒。一壶浊酒喜相逢, 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都是米酒果酒,所以喝米酒果酒才是文化传承。白酒是相对的“外来文化”,当然,白酒也早已被中华文明融合了。现在有些中年人,例如我的老同学,喝酒时言下之意,还瞧不起他儿子爱喝果酒,这都是弄反了。中国确实有历史悠久璀璨丰富的“酒文化”,但是“酒文化”不代表“白酒文化”,多数历史典故、诗词、场景、传说往往与酒有关,与白酒无关。

居家生活中,我们能看到,常常有人拿着筷子,沾点白酒给小孩尝尝,而小孩无一例外是感觉很“辣”,流露出厌恶表情。这证明喝白酒的习惯几乎都是后天养成的,在社交环境、交往氛围等等因素下慢慢接受了白酒。问题是这不是什么好习惯,所以没必要“培养”。白酒很容易喝多喝醉,从而影响身体健康与生活品质。如果是为了助兴,那么有太多类型更易入口的酒水可以选择。

白酒是不是一无是处呢?显然不是,白酒非常适合天气寒冷时饮用,特别是北方天寒地冻之时,喝一口白酒,对于保暖效果明显。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这是喝酒的正常场景。以前北方赶大车的人,往往是怀着揣着一瓶白酒,时不时喝一口,目的是为了驱寒。但是现在喝酒的人,不分寒暑冷热,哪管春夏秋冬,反正就是要喝白酒。我曾经多次问过喝酒的人,为什么不喝果酒、米酒、黄酒。对于这些酒,他们都意兴索然:“那东西没劲,起不到效果”。归根结底是常年喝白酒,引起的酒精度不适。

不要以为我彻底否认白酒,实际上,除了驱寒之外,我觉得所有的家庭中,都应该必备一瓶白酒,什么牌子都行,只要上面有10781即可(纯粮酒),度数不能低于42度。

用途是拿来当料酒,炒菜烧鱼都能洒一点白酒。相信我,只有白酒,才能烧出七八十年代邻居家的菜香。当料酒的白酒不贵,和黄酒料酒价格差不多,使用时比黄酒用量少,香气却更足。由于白酒挥发性强,能快速去除鱼、肉类的腥膻味,大大增加菜肴的香气,所以这才是白酒的实际用途啊!

我也不是对白酒厂商有什么意见,如果市场普遍喜好果酒、米酒,凭借精湛制酒工艺与品牌知名度,这些厂商的生产线也会改型,由于度数降低,销量会更高,用户面会更广。

说以上这些,我知道爱喝白酒的人还是改不了的。身边有些人,即使被医生叮嘱,过了一两个月,又会偷偷拿起酒杯,然后再过一个月,喝酒量又和以前一样了。我一个老同学,甚至把喝酒与人生意义联系在一起:“天天中午吃快餐,挣钱都交给老婆,月月给儿子寄生活费,晚上要是不喝酒,五分钟就解决战斗。那我的人生意义在哪里呢?”听他这么一说,神仙都要潸然泪下,谁也无法阻止他天天晚上喝酒了。其实他就是有酒瘾。

不过我觉得更应该支持现在年轻人的选择,无论聚会欢唱还是独自微醺,尽量选择果酒、米酒。少一点酩酊大醉,多一些暗香盈袖,是不是更文明一些?不要为了所谓的“酒文化”去硬撑着喝白酒,那样的话,有时会伤身,有时会出丑,有时会耽误正事,养成喝白酒习惯后更是难以摆脱。我支持“酒文化复兴”,回归到以果酒、米酒、黄酒为主流酒水的格局。当然,最主要是我根本不爱喝白酒,体会不到白酒的“妙处”,所以终归是一家之言罢了。


前一篇:农村柴火灶的记忆

下一篇:返回列表